您当前位置:首页 > 每日时政要闻

2016年8月18日每日时政要闻

发布日期:2016-08-18 11:00:29      来源:东阿新闻网      点击:      

高层动态

李克强:8月16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对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开展专项督查,确保完成既定目标任务;听取促进外贸增长政策落实情况汇报,推动进出口回稳向好;决定免除普通高中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学杂费,推进扶贫攻坚;确定完善社会救助和保障标准与物价上涨挂钩联动机制,更好保障困难群众基本生活。

省情关注

全省扶贫协作会议8月16日在济南召开 姜异康作重要批示    会议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安排部署省内扶贫协作工作,推动打赢脱贫攻坚战。姜异康在批示中指出协作双方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结合协作双方实际,搞好政策设计,科学编制规划,精准对接帮扶,严格督查考核,确保扶贫协作取得扎实成效,为我省打赢脱贫攻坚战,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走在前列作出应有贡献。

人民观点

“城市灵魂”岂可说拆就拆?

一提四合院,就想起影壁连廊团团合围、老少同堂其乐融融的老北京,而一说石库门,人们也会立马想起中西合璧的雕花门楣,还有亭子间、老虎窗里发生的你侬我侬的老上海故事。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古老了五千年的中国,对新的迷恋真是于今为甚。拆旧建新,除旧布新,成了席卷华夏的城建狂潮——中东西部步调相当一致。像北京四合院、上海石库门都似乎不受推土机的待见,让人顿生广陵之叹。

就在近日,有媒体披露,1910年晚清重臣盛宣怀建造的101幢中式石库门,位于上海天目东路、安庆路一带的均益里,忽然被拆了,让周边百姓莫名惊诧。这均益里,还是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的呢,怎么就闷声不响地给“移”没了呢?均益里的中式石库门,气象与别处不同,屋顶采用的是中国传统斗拱风格,很透露出心系洋务的盛宣怀对“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认同。当年他家四公子曾一夜豪赌,输掉均益里的101套房子,一时哄传沪上。而今,上海则要再次“输”掉这片“活化石”,尘满面鬓如霜、刚刚从“闸北”改姓“静安”的均益里,将带着满腹掌故、百年沧桑,从此烟消云散,被绝然从大上海一笔抹去……

对于近些年来被抹去的大量老上海建筑而言,均益里只是沧海一粟。去年,同样是上海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录点,同样是近百年的联排石库门建筑,虹口区四川北路的公益坊、黄浦区淮海中路附近的光明邨,以及杨树浦路民国时期的巴洛克式警察局,也在一片“刀下留人”的呼声中纷纷被拆。它们都是上海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录点(简称“三普点”),但这顶薄薄的“红顶戴”,完全没法当成“安全帽”使用。

事实上,据媒体披露,自80年代以来,由于城市发展需要,上海约有70%旧式石库门里弄已被拆除。虽然很多老建筑都被列入“不可移动文物”,却最终都难逃厄运。那么,如此接二连三地拆,谁给了开发商那么大的胆子,敢毫无顾忌去拆毁那些“城市的灵魂”?人家胸有成竹,说辞很现成,所谓“三普点”,严格说就还没有列入受文物法保护范围,只意味着经过评估有可能成为文物。所以,拆了也就拆了,其奈我何?而且还要争分夺秒地拆,免得真被认定为文物就不能拆了!

开发商当然是想要赶快拿地,拿寸物不存的地,拆是最容易的,一夜拆清,免得夜长梦多,被老百姓戳了脊梁骨——这样的事情,居然也屡屡发生在大上海,真是让人齿冷。要说国内哪个城市最有能力保护文物,恐怕非上海莫属。然而,这个城市屡屡发生轻慢历史、侵蚀“城市灵魂”的举动,让人相当失望。城市管理者,如果只重视经济发展而不重视人文环境的保护,如果只重视经济利益而不顾社会效益,那就是极其地不称职。

要论历史悠久、文物繁盛,上海和西安、洛阳、北京都没法比,按理,人文素养较高的上海,应该更珍重自己并不算长的历史、保护好自己。上海也确实想过保护石库门,比如数年前“新增四个历史风貌保护区,石库门弄堂被纳入”之类的新闻,曾让人且惊且喜。据说,石库门还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理由是有利于抢救城市遗产,传承优秀文化。

石库门建筑,大部分自抗战以后就未有修缮,为上海人遮风蔽雨近一个世纪,自己却一直在“拆”字圈中战战兢兢。再过一个世纪,它不知还有没有残骸可供后来者凭吊呢?已拥有厚实经济发展家底的上海,还能不能找回自己的精神家园?

古建筑是城市的灵魂,它不仅承载着一代代在这里生活者的记忆,更是构建城市独特人文风格的“基因”。而失去文化历史记忆的城市,就会是失血的城市,生活于其中的市民,终将失魂落魄,苍白、浮躁且缺乏自信与发展的底气。保护好古建筑,有利于保存城市传统风貌和个性;毁掉古建筑,就算建设再多新奇特的建筑,城市也会逐渐失去个性。上海,如果彻底失去石库门,只插烛似地林立着摩天大楼,那就真像极了纽约,像极了香港,那我们把“上海”丢到哪里去了呢?我们让郁达夫、张爱玲的文字,到哪里散发氤氲气息呢?上海小囡又到哪里寻找童年的秘密和打弹子、跳格子的笑声呢?

今天从历史中走来,未来始于足下。从某种意义上讲,乡村留得住青山绿水,城市尽可能的留住老建筑,都是在让灵魂的归宿有所寄托,也是在留下心灵的栖息地。保护好老建筑,就是保存历史,保存城市的文脉,让人们记得住乡愁。

那么,如何保护?并不是说,像新天地那样,划块地方,把石库门当“遗产”供起来,把老石库门做成所谓“上海名片”,让洋人惊艳于远东风情。这样的“保护”,会让石库门最后的烟火气和生命力荡然无存。其实,欧洲就有诸多仍在使用的动辄两三百年历史的民居建筑,外壁斑驳而干净,木地板咯吱有声,壁炉还烧着和祖先一样的炭火。历史仍活在今天的生活里,文脉未断,温暖如昨。对古老建筑的“活化”,其实意味着要因地制宜地对文物建筑进行保护,赋予其自我的造血功能,在合理的利用中获得新的生命。石库门如蒙“延年益寿”,也一样能陪伴大上海在现代化的路上踏实安然地前行……

是的,这一切要比建新楼还要大费周章,重点是,“活化”比拆除的成本大得多,要投入巨资,且开发商没兴趣也等不起。

一拆了之,的确简单。可“城市灵魂”又岂能说拆就拆?如果那些历史的见证、文明的标志都被毁了,那城市就真的空余一个个“躯壳”或“名号”了。要遏制住那些对老建筑的“拆迁任性”,当务之急,至少先要在法律法规上再撑起一顶“保护伞”,让有历史价值的百年老建筑,不再是“准文物”的尴尬身份,使官员们审批、开发商们在拆的时候,多一些顾忌。学者们,人大代表们,刻不容缓呢,请赶紧建章立制,给诸如百年石库门等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老建筑正“文物”之名!

东阿新闻网:/mryw/20160818/9747.html
中共东阿县委宣传部主办 2007-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电话:0635-3289115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