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东阿人

东阿美术教师:用笔留下乡愁

发布日期:2017-06-09 10:08:34      来源:聊城晚报      点击:      

   一条数百米长的人民街,曾是东阿县城最繁华的街道,有新华书店、邮电局、老戏园子、电影院、供销社、实验小学、照相馆、鱼市……是当时县城的经济文化中心。

  01.jpg

  让东阿一中美术教师郝利峰印象尤为深刻的还有位于人民街的南关浴池。当时,全县城只有这一处浴池,是国营的。冬日,在水雾缭绕中泡泡澡,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享受的待遇。

  1969年出生的郝利峰,幼年时正值物资困乏的年代。如今,感叹社会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他时而怀念起童年,“老戏院子里有连椅,坐上去冰凉冰凉的”“新华书店的小人书只能通过柜台玻璃看看封面”……

  于是,2013年11月,他拿起笔,把童年记忆中人民街上的一处处景象一一画出来。此后,他走遍东阿,去画已经消逝的名山胜景,去画历史遗迹、传说故事……几年下来,这些已经看不见的“乡愁”,在郝利峰数百幅白描画中复活。

  其实,几百幅画作没有带给他太多成就感,反而是遗憾,他很希望那些山、那些景现在还在那里,而不是他的画中。

  老城的记忆:

  老戏园子那时的连椅,坐上冰凉冰凉的

  郝利峰对东阿老县城最深刻的记忆,还是在人民街路西租房的岁月。那时,年幼的他和小伙伴摘一朵石榴花,插在小细树枝上,模仿老年人的旱烟袋,是最大的趣事。物资匮乏的时代,儿童哪有什么玩具啊。

  他创作白描画《租房的记忆》,大门内不远处就是一棵高大的石榴树。“房东时常来查看,长大的石榴也是不敢吃的。”这对一个当时还是孩子的他,无疑是最深的记忆。

  若说老县城当时最知名的地标建筑,当属老戏园子,那是最高的建筑,还是全县城的文化中心。老人、孩子都喜欢去那里。“观众席上的连椅,每次坐上去都冰凉冰凉的,印象特别深刻。”郝利峰说,戏园子内有十几根粗大的圆柱子,约有20米高,小孩子根本搂不过来。“上世纪80年代末,戏园子拆除了,这个老建筑可是见证了东阿县剧团的辉煌。”

  在年幼的郝利峰看来,在老县城人民街上,供销社是最好的单位之一,因为其掌管着物资调配。“七八间的仓库,一半建于地下,一半建于地上。我和小伙伴通过窗户往里窥探,看见一筐筐的苹果、梨等水果,这真是致命的诱惑,除了咽口水,真没有办法”。而供销社大门两侧两盏玻璃罩灯,晚间亮得耀眼,离很远都可以看得见。在那个点煤油灯的时代,这两盏灯竟是县城一大夜景。在画作《供销社大院》中,郝利峰把储存着苹果、梨的仓库画得尤其显著。

  匮乏的不仅是物资,还有精神。老新华书店也是他挥之不去的记忆。“书店营业厅有三间屋子大小,北面的书架上是马恩列斯毛著作,东面的是小说杂志等,我最喜欢的是南边的展柜,摆满了小人书。几分钱一本,也买不起。每到放学,很多小朋友就背着书包来这里,隔着展柜的玻璃,一遍又一遍地看小人书的封面。”郝利峰说。

  在郝利峰的画笔下,南关浴池高大庄严,正门上方镶嵌着硕大的五星图案。当时,这个浴池甚至也是身份的象征,冬日里在水雾缭绕中泡泡澡,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因为,当时整个县城只此一处公共浴池,而且是国营的。

  围绕童年记忆中的老县城,郝利峰创作了20个系列的白描画,还包括实验小学、照相馆、西河桥、石板路等,基本上“复活”了当时县城的主要地标建筑。

  远去的胜景:

  比鱼山还大许多的香山,山坳美如天池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聊城境内没有大山。其实不然,聊城有大水有大山,东阿至今仍可见的便有鱼山、位山等,还有母亲河——黄河穿过。

  而在不远的过去,连绵而巍峨的香山,还耸立于东阿县城东南方向,占地3000多亩,是如今幸存的鱼山的数倍大。鸟瞰香山,其形状如一只大鹏展翅,被当地人称为凤凰山。

  2016年4月的一天,到黄河边写生的郝利峰,来到了香山。眼前的景象让他震撼,曾经身躯巨大的香山已经被开凿殆尽,山体已不复存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环形的巨大山坳。于是,他拿起笔,画眼前的散落碎石的残崖断壁,画已远去的想象中的风光秀丽的香山,画民国时还规模宏大、香火旺盛而如今遭灭顶之灾的香山寺、画寺庙斑驳的山门……这一组他总计画了8幅。

  大美的自然盛景,让郝利峰不舍收笔。此后,他利用节假日的时间,陆续推出地理文化系列,画苫山、画艾山、画关山石围、画鱼山、画位山、画黄河堤岸……这些在东阿至今存在或曾经存在的自然奇观,一路画下来,已有近百幅。

  在郝利峰看来,哪怕残存的盛景,也美得醉人。“刘集镇苫山村有一座苫山,山已经开凿殆尽,但剩下的山坳,与清澈的山泉相拥,几乎没有干涸过。现代气息似乎在这里停止,安逸得如天池一般。”他说。

  关山石围,是目前聊城唯一的石头建筑古村落。“石头民居拾阶而上,一户的院子往往与另一户的屋顶相齐。石墙是就地取材垒砌的,石块一块压着一块,不用石灰不用水泥,历经百年风雨吹打,依然结结实实。这一切让人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郝利峰对这座充满神秘色彩的石头城堡赞叹不已。连续创作近20幅白描画,从各个角度为石头村“画像”。

  但是,由于年久失修,这座石头城堡形势并不乐观。他希望,这座百年古村落能在新世纪焕发活力。

  其间,也有令郝利峰欣慰的,紧邻黄河堤岸的艾山便是其一。在这里黄河河床陡然变窄,形成有名的艾山卡口,每到汛期激流的黄河水怒吼咆哮,形成壮美景观。爬上艾山山顶,黄河胜景一览无余。可喜的是,艾山目前已得到保护开发。

  写生的感触:

  一步一惋惜,那些名山古迹曾多么无助

  除了童年记忆中的老县城、东阿境内的名山等自然景观,郝利峰创作的题材还涵盖了历史遗迹、古镇古村、历史传说等,如仓颉遗迹、张本墓、三官庙、铜城古镇、杨柳古镇、古村旗杆刘、张半仙、鱼山殷家大院、曹庙泰山行宫、邓庙武当庙、皋上净觉寺……

  数年来,利用节假日几乎走访了东阿境内全部文化古迹、自然景观的郝利峰,感触颇多。他说,时代发展了,远离了贫穷匮乏的时代,这是好事。但这期间,我们也丢失了很多,有些令人痛心。

  “以前知道乔家大院,真没想到我们身边还有一个更大规模的殷家大院(位于东阿县鱼山镇后殷村)。这是一个清末建筑,曾有房屋近百间。”如今,这座恢弘的大院残垣断壁虽在,但已人去楼空,早无人居住。郝利峰说,如果这座大院得到完好保存,今天应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呢?

  在香山写生小记中,他写道,“我凝望着散落碎石的残崖断壁,既感叹‘人定胜天’力量的伟大,又感慨自然盛景在人类面前的无助。”这样的无助和惋惜,在郝利峰写生途中一次次出现。

  还有东阿老县城那些老地标建筑,如若有一两处,或者两三处留至今天,也应该让很多人欣慰。“那是几代人的记忆,几代人的成长,几代人的故事。”在他看来,时代要发展,没有破旧,便没有立新,没有拆便无法建。但破与立并不总是矛盾的,有时“留旧”比“建新”更有意义。

东阿新闻网:/txder/20170609/10692.html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共东阿县委宣传部主办 2007-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电话:0635-3289115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