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曹植文学奖专栏

曹植文学奖佳句选辑(三)

发布日期:2014-01-27 10:05:19      来源:东阿新闻网      点击:      
 

71

林海,生长着绿色的生命,生长着农民的存折,农民的银行,农民的彩电,农民的冰箱,农民的汽车,农民的新房。林海,生长着新一代的东阿人,生长着东阿人的理想和希望。如果我会作曲,我真想写一首《蓝色的多瑙河》那样的《绿海畅想曲》,让那优美的旋律,在林子里久久地回荡。

——《绿色东阿五记》有令峻

72

世界上的事,只要你去做,就有可能成功。沙漠会变成绿洲,戈壁会变成良田。东阿人用勤劳的双手晶莹的汗水营造出了一个绿色世界,为子孙后代造了福。

——《绿色东阿五记》有令峻

73

我想,当夜深人静之时,美丽的洛神从洛水启程,沿黄河东下,来到鱼山,俯瞰东阿大地时,定会在曹植墓前翩翩起舞吧!

——《绿色东阿五记》有令峻

74

不过,这座山小得可怜,矮得可怜。它小得就象黄河滚来滚去时,鲁西汉子皱起的皱折,鲁西女人攒起的眉头,矮得高不过鲁西人的鼻头。

——《东阿鱼山探访散记》郭光明

75

虽然这座山,既没有名山的恢宏,也没有大川的壮观,但在一抹平川的万顷沃野中,突得郁苍,兀的傲然,如一幅浓缩的山水画卷,突出了东阿的荷田沐晓风,兀出了东阿的林深歌岸柳,给人以旷然大观之感,让人在游目寓足中,秀色悦目。

——《东阿鱼山探访散记》郭光明

76

应了刘锡禹的一句名言,不高也不大的鱼山,但因埋着曹植曹子建,使得这座如丘的山,成了名山。是的,就鱼山而言,既不雄伟也不壮观,但作为坟墓,则气势宏大。

——《东阿鱼山探访散记》郭光明

77

不过,在我看来,世上没有神,也没有仙,如果非要说有,那我说,神仙也在你心中。也许正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位支撑自己精神的“神仙”,从而让这块火成岩上,留下了八仙的脚印。也正因为曹植的心中,有一位“神仙”,才让他在四处徙迁中,吟出了千古绝唱。真的希望每个人的心中,都要这么一位“神仙”,希望这位“神仙”常驻人的心间!

——《东阿鱼山探访散记》郭光明

78

因为我的眼里,曹植首先是个文人,其次才是陈思王。而文人一旦为官,便在官不在文,只有冷落成了泥,才会寄情于山水,才会用一杆竹笔,镌刻山河,涂划诗文,雕镂人心。

——《东阿鱼山探访散记》郭光明

79

我想,曹植是庆幸的,庆幸他是个文人而不是文官。我们也是庆幸的,庆幸曹植虽是文官但终究还是个文人。

——《东阿鱼山探访散记》郭光明

80

在鱼山,信手摘来山路旁边一片叫不出名字的树叶,都是芬芳的、灵性的,都有历史和文化的光泽在闪耀。

——《鱼山,鱼山》翠 薇

81

当年的曹植在这里一定是心满意足的吧,一定为自己来到这样一个虽然没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世外桃源而激动,那些梵音洞、羊茂台、洗砚池、观阳洞,千百年来,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它们目睹过一代诗人的身影,听见过他唱出的梵呗之音,脱口而出的华美辞章,它们等着和曹植一样心有灵犀的知音前来看见,会晤,相见欢!

——《鱼山,鱼山》翠 薇

82

其实在曹植的书写中,他的流离和颠簸是不是让内心受到煎熬?在他的每一个字落笔之前,是轻松的或是沉重的?那个字从心到手又经过了多少跋涉?他又经过了几多思索和斟酌?流过了多少汗水才落地成诗?只有曹植自己才说得清吧。

——《鱼山,鱼山》翠 薇

83

鱼山上,因为有了曹植,就有了一种气场,一种文化的气场,一种诗意的气场。鱼山因为有了曹植,似乎比从前更加高耸了、深刻了。现在,鱼山和曹植都是东阿城充满内涵的人文的名片。其精神就如同东阿的灵魂,让美丽富饶的东阿城,让勤劳、质朴的东阿人,充满了厚重的诗意。

——《鱼山,鱼山》翠 薇

84

望着洗砚池掩映在浓荫里的苍绿池水;面对着曹植墓前积满历史痕迹的青砖;坐在鱼山顶上,听着梵音,远眺奔涌的黄河……我有些迷惑:这地方,我是第一次来吗?怎么感觉似曾相识!我一直记得啊,看曹植在羊茂台边朗朗读书;坐在梵音洞里听天籁自天而降;在洗砚池边,看着曹植洗漱笔墨,潭水生出哗哗之响……莫非我是梦里来过?莫非是我读曹植,读鱼山的文字读得多了,那些情景牢牢地比我亲眼看到的景像更早地刻画在我的脑海和心湖?!

——《鱼山,鱼山》翠 薇

85

合欢!合欢!是谁在曹植的墓地上栽种了一株合欢?这应该是后人对曹植的祈福吧!对他在天之灵的祝愿吧!想想曹植的一生,曾经满身贵族气质,王者风范,但世态急转,兄弟相煎,颠簸流离,那些心酸、冷酷、寒凉的往事,哪个与合欢沾得上边呢?!就像曹操的一句诗: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啊。

——《鱼山,鱼山》翠 薇

86

但是曹植又是幸运的,时代赋于他大喜大悲,也给了他大彻大悟。在鱼山,他用诗歌、用梵音、用山风的空寂、芒草的飘摇、山石的淡泊,养着自己后半生的命,守着自己的灵。曹植在诗歌和梵乐中找到了他自己的位置,接近了生命意识里的根本!

——《鱼山,鱼山》翠 薇

87

曹植与鱼山的相遇,是曹植的机缘,也是鱼山的机缘。有时候,一个人与一座山是相通的、相向的,如同命运。

——《鱼山,鱼山》翠 薇

88

在子建祠堂,我与曹植合影留念。时隔1700多年,我们的影像在同一个时空,同一个平面留下了印痕。是曹植前进了一步,还是我后退了一步,让时光交叠、重合?今天,我和曹植都成了诗歌的“在场者”。这一会儿,我觉得我们就像同一个世界的人,他并未走远,他的精神、灵魂都在,都能让我清晰地触摸得到。你看,曾经照耀过曹植的那个火热的太阳,如今,不也正照耀着我么!

——《鱼山,鱼山》翠 薇

89

我触摸着鱼山的山石,似乎摸到了曾经的建安时期的温度,摸到了曹植铿锵有力的诗意。

——《鱼山,鱼山》翠 薇

90

滔滔黄河向着大海, 东阿以上百里的绿色送行。绵延的绿色里,洛神湖像一颗明珠嵌在东阿。在我的想像里,它更像明眸。此时,它是否眉蹙春山颦起秋水,落满时光里的美丽?

——《洛神湖的境界》黄爱华

91

暂且想不了那么多,让心思绕着洛神湖去转。洛神湖似乎嫌脚步有点慢了,索性用洛神桥来引领。十七个孔洞托起了华丽的桥身。湖的东与西竟被白玉石架了起来。这桥比喻成玉带显得有些小巧了。不过,再怎么也比江南弓如虾背的小桥大气多了。它是洛神湖的肋骨吧。有了它,再柔软的湖水也敢涌起大潮的力量。

——《洛神湖的境界》黄爱华

92

仅是有湖算不得美的极致。洛水神山才是珠联璧合。山有了湖的滋润显得清秀,湖容了山的坚强更显宽阔。有了东阿药王山的陪伴,洛神湖更具神韵。

——《洛神湖的境界》黄爱华

93

福地灵山,自然会引来香火旺盛。那些虔诚的朝拜,让福与寿成了人生不绝的话题。一个地方求福得福求寿得寿,只有一个解释,便是它的灵性了。

——《洛神湖的境界》黄爱华

94

这块山水圣地,一砖一石都有故事,一花一草都有灵性。

——《洛神湖的境界》黄爱华

95

不管怎么说,洛神湖的确像洛神一样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让两千多年历史的东阿锦上添花。洛神居住其中,想来也是安心的。淡淡的美,一下便会勾起灵魂深处的期盼。这是洛神湖最高的境界吧。这样说来,洛神湖不仅属于东阿的,而是属于所有来到这里的人。

——《洛神湖的境界》黄爱华

96

于我来说,洛神湖里,有山野的清新,有故事里万种风情的沉淀,还有岁月的淡然宁静。它只须回眸一笑,我便己满足了。

——《洛神湖的境界》黄爱华

97

坐落在黄河岸边,鱼山脚下的洛神湖,不宏阔,不浩瀚,袖珍型,但她却具备湖的资格,而且零配件一样不少——岸有芷,汀有兰,湖中有岛,岛上有水榭,湖面的石桥,白玉栏杆,九曲蜿蜒——她可以站起来,挺起胸脯,毫不怯懦地说:比起什么瘦西湖、莫愁湖,一点儿也不逊色。

——《洛神湖》郭保林

98

东阿人爱他、敬他、念叨他,两千年了,两千年后,还为他营建这片湖水,以温馨的涛声浪语抚慰他一颗孤苦寂寞的诗心。

——《洛神湖》郭保林

99

鱼山是鲁西平原上唯一的一座小山,不高,却很有骨气,也很有耐性,两千年,一动也不动,守护着一颗孤苦的诗魂。

——《洛神湖》郭保林

100

东阿人还愿诗人朝思暮想的洛神美女,营建洛神湖,这一汪天姿丽质的湖水,朝蕴晨晖,暮栖落霞,水鸟翔飞,游鱼唼喋,洛神湖像洛水一样妩媚,一样柔润,雨雾里叠出鱼山的绰约,润出岸柳的翠微,晕出这方土地的静幽,秋野的缱绻如梦。曹植,洛神女,这名气足以给这鲁西平原添不少千古幽情。

——《洛神湖》郭保林

101

我想,曹子建在天有灵,一颗孤苦的诗心,该得到温馨的抚慰了吧?晃兮,梦兮,看到秋水里瑰姿艳逸、仪静体闲的美女该是神女宓妃么?天地间的浑沌何似这般氤氲,世间的物影竟是这般空蒙?人类灵魂的感应如此这般绸缪!

——《洛神湖》郭保林

102

雨还在下,湖面上荡起水雾,荡漾着,弥漫着。洛神湖沐浴在雨雾里,更加妖娆、秀丽,那迷蒙的水面上,我仿佛看到一个美丽女子凌波而来,袅袅娉娉,水佩风裳,窸窣有声,更有红蓼菰蒲,嫣然摇曳,冷香袭来,只觉诗意溢满心头。

——《洛神湖》郭保林

东阿新闻网:/wenxue/20140306/1385.html
中共东阿县委宣传部主办 2007-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电话:0635-3289115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