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曹植文学奖专栏

东阿,黄河的宠儿

发布日期:2014-01-13 10:24:20      来源:东阿新闻网      点击:      
 

  排开的香案上,供奉的三牲静静等着河神的光临。这些场景在奔涌东去的河水声里若隐若现。这曾经是黄河边上祭祀的场景。如今,古老的习俗发生了演化,可奔腾的黄河却一刻不歇地向着大海。

  这条诞生中华民族的大河于入海前,还深深恋着东阿。东阿在它的盘结里,越发丰腴美丽。黄河之水在这片土地上,积淀下数千年的文明,以亲切的黄色给东阿烙上了印记。

  一株树、两株树、三株树……,在这里汇成绿的世界,给黄河母亲披了靓丽的衣裳。阡陌交错间,庄稼疯狂般地拔节,用绿色和着这里的风景,万里黄河于这里感受到了盎然的生机。

  河风起伏的树涛落在黄河澎湃的声里,荡气回肠的激越里多了绿色的缠绵。

  兴许是嫌绿色风景陪伴过于单调。山水林寺,墓桥堤坝诸多景点又点缀起黄河森林公园。壮丽的黄河大桥像一个引子,将森林公园打开一个缺口带向河那边。

  不可否认这片土地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磨难,人们勇于挑战的信念却在这沟沟坎坎里,像一棵棵树木那样,以近乎倔强的精神扎根于这片土壤。

  黄河母亲的无私品格,给了东阿深远的影响。湿地每年都会将黄河母亲体内的泥沙沉积下来。在这些日积月累的黄土里,中华文明之光也在这里孕育,成长,传播。如今,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遗址以及上古仓颉墓地,就是黄河母亲给东阿打的胎记。在这片厚重的土地上行走,黄河风光的旖旎,田园山野的恬静,令我愿意化成一棵树木,来聆听黄河的心声,感触大地的情深。

  一座公园纳起了一座山,而一座山却替公园撑起了一片天。

  东阿这片热土,有一座山是立在人们心中的。这就是千年医药文化圣坛——东阿药王山。没有泰山的雄浑,也没有黄山的秀美,却以人们的健康为宗旨而成长起来的。它被乾隆皇帝称为“神山”自然有它的得意之作。百药盈芳,银杏、牡丹、芍药、连翘数不胜数。连皇帝都来这里把玩,遑论文人墨客在这里流连忘返了。在我想象中,东阿王曹植每逢秋高气爽,一定是来这里的。是山托出曹植的才气,还是曹植的才气染了一座山,一切不得而知,只知满山的药草灵丹,给山添了无穷魅力。近水楼台先得月,东阿人才会有深厚的中医药的文化积淀,生产出中药上品的东阿阿胶,不能不说是与这座山的灵气有关的。

  山上的药王庙于晨钟暮鼓里静默着,它已不须太多的语言。心中有记挂,如何还用四处游说?古代有“祈福祈寿求平安,请到东阿药王山”的说法。三国东阿王曹植留下的名篇《洛神赋》当是在这里写就的。面对洛神湖,自然会生出洛神衣袂飘飘里的风情万种。

  游人如织,香火是旺盛的。一座山面对朝拜的虔诚,自然是求福得福求寿得寿。中华源远流长的福寿文化,被山上那座“福寿台”用高浮雕的形式表现得淋漓尽致。许多与养生有关的典故诗歌,提示生命的可贵。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是所有人追求的梦想。药王殿、观音殿、财神殿、龙王庙四大殿,供奉着佛教“东方三圣”消灾延寿药师佛、日光菩萨、月光菩萨,及八大药王、送子观音、财神、文昌神等神位,形成佛道众神共居一庙的特色。也许,和谐共处是古今不变的道理。

  光是有山算不得美,有了水的滋润,山的灵魂才会鲜活。

  黄河时时乳着洛神湖公园。与南方星罗棋布的湖泊相比,洛神湖确是小了些。这份精致却是南方湖泊没有的。清波荡漾,鹭鸟闲飞,湖光水色里杨柳依依,花红梨白。一幅秀美的画卷跃然纸上。其实,水色连月起,一篙直入仙中行,才是洛神湖的精髓。

  清碧的湖水,洛河之神肯定也钟爱的。曹植从洛阳回来,与洛神神交,洛河之神定然被他的才气所征服,暗自前来神交。“天下才一石,子建独得八斗”的曹植自然是人神共羡的。

  如今泛舟其上,落进眼中的是湖影月色,具体却又抽象。从这份风景中似乎可直达历史的深处。不管是红颜相思,还是知己大醉,人生要的就是这样的境界。我想,东晋的顾恺之没有见过此湖,否则笔下的《洛神赋图》会更情深意幽,极尽铺陈想象。湖水无声,轻轻拍打着堤岸。那些古老的故事,神秘的传说在它的怀里,清晰得有了轮廓。

  芦苇河蒲用绿色与湖水相和。这里,日出日落又该如何?如果可以,愿意在湖的怀里化为一条鱼儿或是一朵浪花而不受任何束缚。

  如若站在药王山顶,浅蓝的天空与清碧的湖面之间有数朵白云舒卷,心中是不是会顿生豪气?一幅画卷,一幅绘有古老神话的画卷可以任意展开卷起,该是多么美。站在这样的高度,想到的,大概不再想是一条鱼或一朵浪花的,而是想将这湖搁进心里,带到海角天涯。可是,那些关于洛神的传说又怎会被带走?站在那里,超然物外,仿佛自己与山与水或是与故事融入一体的。

  绿色的风景,坦荡的湖水,美丽的传说,赋予了人们质朴善良包容的品质。这里理所当然成了养生之地。封为东阿王的这份荣耀,始终让心牵山水的曹植无法高兴起来。如今,鱼山曹植墓遗址还在默想着兄弟阋于墙的场景。七步成诗,才冠天下,可谁又了解这份尊荣背后的苦涩。曾经的理想抱负,浪漫的情调,因了权力的欲望而失去了方向。只有山水的和唱,知音的琴声才是生活的归宿与背景。

  才人远去,徒有黄土相伴,在日月的怀里守着那个古老的约定。洛河神会来的。黄河和小清河萦绕,用柔软替他的墓扫去还不曾散开的爱恨情仇。祠虽少了些供奉,可是在人们的心中,那是才气的源泉。神道通天,会替曹植搭起一个通上清平世界的阶梯。

  黄河森林公园还深藏着一座古老的佛教禅宗寺院,树木与时空可以遮住一座寺,可里面的晨钟暮鼓如何掩盖得住?梵呗寺是中国汉传佛教音乐的发源地,是宗教活动与民族文化的圣地。云南纳西族的音乐以其清新奇特在国内独竖一帜,而梵呗是东阿的一张名片。细细听之,便心平气和神祥安定的,它与纳西乐相比豪不逊色。

  不管世事如何变幻,黄河依然东去。河边的杂耍、黄河大秧歌、打腰鼓、跑驴、王皮戏,一年一年还会在东阿这片土地上演。

作者:黄爱华,江苏省涟水县水产站工作

东阿新闻网:/wenxue/20140306/1389.html
上一篇:致鱼山
中共东阿县委宣传部主办 2007-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电话:0635-3289115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