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曹植文学奖专栏

山水田园话东阿

发布日期:2014-01-13 10:20:47      来源:东阿新闻网      点击:      
 

山的情怀

小时候我就一直以为自己的村庄为什么要带个山字,原来是因村子里有山,虽然山不大,而且一直在开采石材,但毕竟是有山的,我也算是见过山的人了。去聊城读书时,听别的地方的同学说没有见过山,我不禁愕然,后来才知道,在这广阔的鲁西大平原上,我们东阿是唯一有山的地方,我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得意和自豪。

的确,东阿是有山的,就在这一望无垠的大平原上,突兀了几座小山丘,它们是东南方泰山的余脉,如一颗颗绿珠、一条条丝线,点缀在这漫漫的碧野中。光听村庄的名字你也能分辨出来了,位山、关山、苫山、贾山、鱼山、香山、艾山、曲山等,就连县城曹植公园里都有了鱼山,你能说东阿没山么?看吧,东阿不仅有山,而且还分布得颇为有趣,上述诸山从位山说起,沿黄河大堤排列,一直向东北,与黄河大堤并行向前,直至平阴。每座山都不大,可是在黄河边看山,在山上看黄河,那是多么有风味的一件事啊!

东阿的山都不大,可是却都负有厚重的文化情韵。最南端的位山是一座小山,与东平解山隔河相望,两座小山在悠悠岁月中共同守护着我们的母亲河。这里是南水北调工程的穿黄之处,每当闸口放水时,一条黄龙奔腾而去,裹挟了多少泥沙,才成就了这一片壮阔的冲积漫滩。如今的位山引黄处筑了小亭、石阶,于金堤上观黄河胜景,何其壮哉!

我的家乡关山古称凤凰山,形似金凤落于此王者之地,是万历皇帝在与于阁老云游时金口御封的,风景秀美,未开采之前是东阿最高最秀美的山。山上长了一些松柏,夏日时郁郁葱葱、满山青翠,每至丰水时节,雨水充沛,在已经开采了的山塘坑里积满了水,映着山石和翠树,秀丽宜人。从小路上山,极目四望,下面是村庄的民居,向东隐约可以看见黄河大堤之外,一条玉带奔流而去,向西北则是一望千里的平原翠色。还记得小时候常在山里玩耍,专拣小路上山,去山上摘野生的酸枣吃,划破了腿脚回家常常挨骂。在山腰处有许多山洞,妈妈常嘱咐我们不要随便进,说里面有死人骨头的,但孩子的好奇心往往就是这样,你越不让去就偏去,村里有一个老顽童似的叔叔,每次都是他偷偷带几个孩子拿个手电去钻山洞。我是不敢去的,问那些曾经去过的人,往往笑而不答,后来才知,山洞里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过是人们以讹传讹冒险的由头罢了!  

前些年山已经开了许多,形成了多处山塘,确实是幽美,但山却是越来越小了,再登山,只看见那几十年仍立在那里的黄牛,因它是黄色黏土而成,做不得建材,故而保留至今,远看一株小松长在黄牛山上,倒也算一处风景了。

再往北便是苫山,古称苫羊山,明代帝师于慎行的母亲刘氏淑人便是苫山人,而于慎行小时候也曾在村里的石佛寺里读书。苫山的景致与关山也是十分相似,只是这山最初时像一顶苫盖,而现在也是在开山采石中出现了陡石峭壁、悬峰山塘,倒是有一些清秀了。苫山自古文气丰足,诸多文家望族在此聚居,村里现在仍保留了刘氏家祠、石佛寺、三官庙和一些古民居,且不说这悠久的历史,只那刘氏家族一门三进士的故事和一本《苫羊山志》也足以让这座山在历史上留名了。

再沿大堤向东北方走,便是曹植墓和梵呗寺所在地鱼山了。在大堤上看时,鱼山是一座颇为秀美的小山,虽然作为旅游区,人却不多,正好应了清幽的雅致,想来也符合曹子建的心愿。这里流传了曹植的诸多故事,如曹植在羊茂台读书、于梵音洞闻梵、八仙访曹植而留下的足印、曹植与渔姑的故事,还有曹植醉酒的故事,都为鱼山添了历史的神秘和文化的情味。与鱼山相对而望的是北边的曲山,曲山曾因乾隆御游而被赐名兴隆山,后山上有于慎行亲笔书写“曲山禅院”的兴隆寺,还有山腰处的金牛洞,那古济水当年流过此地时,一代繁华如今也不知何处去了,只留下些黄土泥石和几株松柏,望着千古黄河,默默叹息。

黄河一路流来见证了东阿之山的历史变迁,到了艾山,原本宽阔的河面在艾山与对面平阴的山的夹击下突然变得狭窄了,河水在这卡口间奔腾跳跃,虽不如位山开闸放水时的壮阔,却也是激流可赏了,难怪有人咏艾山卡口曰:“黄河鲤鱼跳卡口,艾山脚下锁蛟龙。”在东阿的诸多小山中,艾山算是有些巍峨的了,山上有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倒是有趣。在艾山卡口的大堤上,还立着“大禹治水”的石像,大禹一副老农装扮,有种天然的亲切。此外,东阿还有龙山文化和仰韶文化的遗址香山,曾出土众多陶片、鬲罐等器物。

有山之地,方显人文情怀。在东阿的诸多小山上,有秀美,也有雄壮,那天地造化的灵气,那泰山延伸而来的文气,融在东阿的山水里,化为东阿人的人情血脉。

水的韵趣

人们常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有山有水,才是性灵之地。东阿不仅有山,而且多水。且不说滔滔黄河夹带了祖国的血脉从东阿蜿蜒流过,东阿的地下水和井水也是富含矿物的天下好水,而境内的众多小河汊和石塘更是如一枚枚绿色翡翠点缀在东阿的大地上,秀出一片好山好水好风景。

生长数十年,唯爱东阿水。每次我放假回家,常常拿起水瓢直接从缸里舀水喝,可是却从来不生病,只觉得刚从井里汲上来的水沁凉爽心,喝完后口中还余了若干甘馨之气。不知是山泉水的缘故,还是上天厚爱东阿人,要不然怎么熬得出这千年的阿胶。在县城里就有一片好水,曹植公园里有一个洛神湖,贯穿了整座公园。俗话说,有水便有灵性,这么一汪碧水,将整个公园的气韵都灵动起来了。坐于湖边,水皆绿,偶有小鱼起跃,漾起一圈柔波,远处偶有帆影,白色的船身在碧水里遨游,也是充满了画意的。春来,湖畔垂柳齐发,那半遮半掩的风景把个小湖装点得精神澄明,有些学生或群游,或闲逛,或捧书而坐,更为小湖添了诗情。远处,一座白玉的十七孔桥横跨水面,波光桥影里,是春天。据说此湖是因曹植的《洛神赋》而得名,湖中虽不知有无神女,可这清水的灵气和风貌,也能引得才子佳人了,岸边正有新人拍婚纱照呢!

洛神湖水好,可毕竟还是人工湖,论自然,东阿的水首推黄河。黄河从东阿南部向东北方蜿蜒而去,带了黄白色的卷浪。放水时,一条巨龙沿河道奔去,磅礴扩大;枯水时,河滩上便成了孩子们的乐园。我小时候常常去黄河河滩上玩,当时应是还未开闸放水,偌大的河道里只有一些浅浅的水潭,偶尔见两只灰色长腿的鹭鸟在水边啄食嬉戏,一群孩子聚在一起或游泳,或捉鱼,或脱了鞋子踩胶泥,欢声笑语传来,鹭鸟便飞走了。河岸边有小树林,玩累了就去小树林里坐着聊天,用柳枝编一个柳枝花环,扮成了新娘子了。树林子里有许多喜鹊巢,当听见悦耳的鸟叫,偶见一两个轻巧的影子略过,便应起一阵呼唤:“看,有鸟!”

黄河滩是小孩子的乐园,而丰水期的黄河便是大孩子们的天堂了。后来我常常和伙伴去大堤上看黄河,一方方的石头立在那里,我知道是防汛用的。下面黄水浊浪在奔腾,上面是我们在河堤上漫步,有时要待到夕阳西下,那时便更美了,白玉带的黄河径自流去,摇摇欲坠的夕阳带着些许黄白色的光,映在水里闪亮亮的。随着太阳渐渐下去,黄光变得有些粉嫩了,仿佛太阳在褪去了一层耀眼强光后露出了真面目,却还是那样娇羞妩媚,扯了几片西天的云半遮半掩,却正好将这份美丽泻在了宏阔的黄河里,映了夕阳的黄河在暮色的掩映下,沉着、冷静、安宁、壮阔,似乎还多了一份神秘呢!坐在堤岸上赏黄河东流,观夕阳西下,你道是平常,却是人间极美的景致!

东阿的黄河从西而来,到了这里却带了自己独有的文化韵致。你听说过河灯吗?别处的人们常常是在七月十五中元节放河灯祭祀逝者,而我们东阿撒河灯却是在正月十五元宵节祭奠河神。每年正月十五,匆匆吃完妈妈盛好的饺子“元宝”和面叶“钱票”,我们一家人就约了邻居一起去浮桥上看撒河灯。还在大堤上走时,远远就看见浮桥上已经放起了烟花,一片红色灿烂的玫瑰花,一朵绿色锦绣的牡丹,接连而起,从我们这儿看,三处浮桥上的烟花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比赛似的一个比一个好看,据说这是浮桥为了庆祝一年的收获,也是为了祭奠河神。待走到浮桥上时,桥上已经挤满了人,桥头是放烟花的,黄河里已经漂流而去了许多河灯,远处的已经只剩了一点红影,近处的才刚刚放进河里,红色纸做的河灯里坐了一枝枝小蜡烛,浮在黄河上随水而去。我曾想,这河灯漂到哪里去了呢,也许,在黄河下游的某个岸边,会有人拾到它,它盛了我们这些人满满的心意和祝福,祝愿的是一年的风调雨顺和五谷丰登。

东阿的水不只有黄河,还有许多小山采石后留下的石塘。每到夏季,石塘里蓄满了雨水和山泉水,清澈的水将整个山塘溢得满满的,石塘的一侧是陡峭的石壁悬崖,一侧是平缓的山路,山上的树和野草将秀丽的身影倒映在石塘水里,整个塘就变成翠色的了,还映了山石的嶙峋和峭壁,更显得秀美。人在此处,不觉赞叹,小山也自有其妙处,不比那些名山差之分毫。

每当石塘丰水时节,便是山里的热闹之时了。由于没有污染,石塘水很清很净,偶有些水草浮在面上,更是一派悠然。这时村里便常常有三三两两的大姑娘小媳妇端了盆子来洗衣服,五颜六色的衣服和洁白的泡沫漂洒在清水里,多美的山情水景。不只是大人,石塘水也是孩子们的乐园,相约几个伙伴,脱了衣服到石塘里变成了光溜溜的的小鱼,这里水浅,大人也放心。更有些淘气的家伙,每每在石塘的另一侧选些薄薄的石片来打水漂,比比谁打得远,谁打的水圈多,而这时便会招来洗衣女人的笑骂或善意的劝告。

石塘水里一片热闹,大山和峭壁却是无声无息地坐在那里,望着它脚下的村民,回忆着旧日的老故事。或许,有一天,我再回山上的石塘里,它会认出我是若干年前在它脚下的水塘里洗衣服或打水漂的那个女孩,或许,它什么也记不起,只在那里,默默数着时光。

田野四月风

你见过东阿四月的田野吗?它让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优美的诗。

四月是东阿最美的时节了,田间的怀了穗儿的麦子,乡村卫士般的杨树,挂了漫天米鹅色花榆钱儿的大榆树,偶见一片果园开满了嘤嘤嗡嗡的像蜜蜂一般飞舞的梨花或苹果花,在温和的春风里,在自然的轻柔的怀抱里,四月把人间变成了田园的天堂。

从东阿的黄河大堤一路向西北看,那碧野在茫茫的大地上连成一片绿色风景,这儿不是草原,并没有遍野的牛羊,有的只是那碧绿的麦子,在孕育的喜悦里散发了植物的清香气,在柔和的南风中,涌起一阵麦的碧浪。这真的是麦子的波浪,和水的波浪一样的,麦棵的茎叶颜色是翠绿的,有些早熟的却已经发了鹅黄色的麦芒,上下分明,在翠色的地毯上摇晃了一层鹅黄的绒缎。只轻轻走近,便闻见了麦粒的馨香。

在无边的麦田里,一排排的树在路边站岗。春来树叶发,大堤上的柳枝早已绿了,过寒食时便被村里人折了许多枝条回家插在门框上,我记得那年我们学校的教室里不知是谁也插上了这么几条柳枝,还蛮有趣的。柳枝长成后,在折柳时,淘气的小孩子们常常将一些粗细适中的枝条拧下树干做成柳枝哨,比比谁吹得响,于是,这柔和的春风便送来了大堤上孩子们清脆响亮的柳哨声。而田间路两旁的杨树也早已绿了,浓绿的树荫遮住小路上的阳光,筛下一片清凉,那些小巧的叶子在微风中飒飒地响着,唱着春天欢快的歌。

走上田野间,多是碧绿的已经结了穗儿的麦子,可中间偶尔也有果园。在田野的果园里,又是和麦田不一样的景致了。那些发了众多枝杈的果树虽然矮,却显得茂密而厚重,是农人将树的顶尖剪去了,修整了枝杈以便其可以更多地分枝结果。果园里多的是苹果树和梨树,一走过去我便惊呆了。那满园的梨树上挂满了雪白色的纷飞的小花,远看一片雪似的,难怪人家常说“梨花飞雪”,想来这就是了。站在梨树中,可以看见那洁白的花朵中有着黄色的细细的蕊,飘出些轻微的芳馥之气在口鼻里萦绕。园子里还有些蜜蜂在嗡嗡飞着,常有些白蝶扑在花上,想是被这香气吸引的吧,它停住不动时,往往分不清哪是梨花,哪是白蝶,只有走进才见那蝶忽地一下飞走了,倒把人吓了一跳。

旁边的园子里有苹果花,苹果花虽不如梨花那样的一团团满枝都是地繁密,却也是一簇簇地聚在枝上,伴些浓绿的叶子,将那粉红和粉白的颜色泼了一树,便成带颜色的工笔画了。瞧它们开了的没开的聚在一起,粉红色的是花苞,围绕着一朵朵盛开的白花团团而坐,大概那中间的是她们中间的女神吧,素雅、洁净,在这轻柔的四月将田野装扮出了几分俏丽。漫步在园子里,蓝色的天空干净得一尘不染,浮了些细细的云丝儿,却更有诗意了,蓝天下面的田野里是碧绿的麦子,麦子里突出一片果园来,纷纷嚷嚷地开着些人间的芳菲仙子,这是多好的人间田园风光啊!

远处大堤下面的树林里似乎有一些白团在移动,定睛一看,方知是有人在放羊呢!以前人们总是把羊放到大堤上去吃草,现在大概是水利上的人为保护大堤下了禁令,农人便去树林里放羊了,那里的草也是不错的。这些温柔的纯洁的生灵,它们该是多么喜欢这四月的田野啊,撒开欢儿跑吧,到草地上去打个滚儿吧,在四月的田野的风里,一切都是那样自然与从容。

四月的柔风带来了鲜美肥嫩的青草,四月的阳光送来了清香扑鼻的麦穗儿,在四月的田园里,在花海的果园里,这是个青春的季节,也是个恋爱的地方。不过,我要回家去了,出来时妈妈拿了留下来的新鲜榆钱儿做了榆钱儿窝窝,又好吃又有“余钱”的吉祥寓意,现在估计已经蒸好了。与春天相伴,与田园相约,到了夏天,再来采摘熟透的果实吧,那时,也许我还会想起这田野里的四月风。

东阿的锦山秀水和诗意田园,养育了一方爱山爱水爱生活的东阿人;在平凡的岁月里,在自然的田园里,东阿人把日子过成了快乐的歌。不信,听,那正在欢快鸣叫的喜鹊,不正好印证了东阿的吉祥?

作者:任艳苓,女,山东东阿人,现在广州华南师范大学读硕士研究生

东阿新闻网:/wenxue/20140306/1394.html
上一篇:记住东阿
中共东阿县委宣传部主办 2007-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电话:0635-3289115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