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曹植文学奖专栏

一座山,等待一个人——谒曹植墓记

发布日期:2014-01-07 15:33:19      来源:东阿新闻网      点击:      
 

东阿鱼山。

一千七百年了,不停地有人来看你,寻你,倾听你。天宇星辰寥落,鲜见其他星斗与你辉映,呼应。你的孤独就像你的光芒一样。

你的魂灵真的就在这里么?隔着一千七百年的岁月厚幛,你的呼吸与脉动切近震颤在我的耳边,时空奇妙的幻化使我不敢相信。

这么小的一座山丘,突兀在平原之上,黄河之滨。上苍把它降在这里,在亘古的时光中,是为了等你。一座山的降生是为了等待一个人。正如在浩渺的天宇,一个耀眼的星座,专为一颗璀璨的魂灵而设。

这是天地为你而设的灵台。多么好的一个地方。千百年了,它仍然保留了原初的形貌。孤居于平野之上,远离城市与喧嚣,只在山下有一片草丛一样安静沉默的低矮村庄。“初,植登鱼山,临东阿,喟然有终焉之心,遂营为墓。”上苍理解你的心愿,它以一种缓滞的进化保护了你的寂静不受打扰。每一个来看望你的人,都要踏过几十里乡间野径才能来到你身边。不想来的,就不来了,想来的,就来了。每一个来的人都需要在乡野的风中沐浴洗尘,清明了内心的杂音之后,才能走到你身边。这一片平野上,翻腾的麦浪应该与公元230年的麦浪没有什么不同;而耕作的农民,焉知不正是一千七百年前你子民的后裔?

拜谒你时,值夏日正午。鱼山上阳光无遮无拦,长风浩荡。山路上,野花紫草,气息浓烈,熏人欲醉。我深信这一丝一缕的气息也曾熏染过你的肺腑。草木有灵,石头有性。这些高大的树木,密生的灌丛,虬枝伸展,一定陪伴过你独自登临的道路;那块被铭为羊茂台的平石,据说是你当年独坐读书的地方,它一定深谙你的忧愤与志向。星光下,黄河浪涛倾听过你的叹息。长风中,山野草木聆听过你的吟诵。这山上的一草一石都被熏染了你的品性,千百年来,茵茵不枯。而这座仅高八十二米的小山,不高峻,不险拔,无群峰竞奇,无繁木争秀,也正如你的化身,把酒临风,长歌当啸,无霸居天下之威,却有君临天下之仪。

 站在山顶,可见天空云卷云舒,黄河奔流北去,远处山川绰约,小玲珑汇成大画卷。那一片缥缈云际,可正有洛神驾车飞凌?子建,你可听到,望着滔滔河水,我吟诵:“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这不是洛神,这是我心目中的子建,七步诗八斗雄,形神俱化于文字,铭于我心,荡于我魂。关于洛神的争论多矣,有谓爱情,有谓志向。但我知道它既是爱情,又是志向,它是子建对极致之美的深情向往,是他的终极理想与追求。此时,黄河水面阳光闪耀,云雾静息。子建当真随他的洛神,“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消逝于这片长空之中了么?

一千七百年前,我在哪里?我是什么?当你从千里平野的乡径上纵马而来时,我是阡陌上你马蹄间的一株秀草?还是鱼山上的一块冥顽之石?我降生的地方离你并不遥远,就在黄河对岸,你无数次于鱼山顶举目望到的云雾峰峦之间。然而,我与你错过了千年。今天,我才跨过黄河,满怀倾慕走近你的归居之处,在鱼山的草木山石间觅寻你的踪迹,在长空的浩荡流云间搜寻你的姿容,在黄河的凝波微浪里贴近你交织于怀的昂扬、抑郁、忧愤、隐忍与叹息……

在东阿为王的两年间,你多少次登临鱼山,孑立山顶,与山间草木对语,望山脚下黄河逶迤远去。黄河正如你曲折起伏的一生,经历了滔滔跌宕,在鱼山之麓平静如斯。到此处,你的心间也已宁静如水。曾经“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激情;“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苍蝇间白黑,谗巧反亲疏” 的兄弟相煎;“待罪居东国,泫涕常流连”,“流转无恒处,谁知我苦艰”的孤愤,都如昨日烟云,远了,去了。少无适俗韵,性本爱山丘。哪一个时代,诗人不是自然的作物,且只适合在山川自然的沐浴中放纵魂魄与才情?鱼山是上苍远古时即为你设置的一把琴,它等待万古,终于等到了你。它向你发启鸣奏之音:一日,你忽闻鱼山岩岫有诵经声,“清雅哀婉,其声动心。独听良久,乃摹其声节,写为梵呗,撰文制音,传为后世。”从此,梵呗自你而源。你潜心吟咏,向人间传递这来自长空碧云的天籁绝响。据说你创制的鱼山呗乐谱有三千余首,唐代时传入日本及东南亚地区,在佛界和各国民间代代相传。

在你听闻岩岫经声的霎那,是怎样的洞烛之光照耀了你,瞬间晴明了你的精神?那一顷刻,你的神思一定与悠悠天地承接在一起,彻悟的大喜悦注入你的魂魄。我想,不是你创制了梵呗,是梵呗选定了你。梵呗的流响早已存在于空阔天地之间。梵呗遇到了你,才遇见了它的耳朵与喉咙。梵呗自你而发声,你是天地创设的一把弦琴。

天宇浩阔,梵音缭绕,可容灵魂自由飞翔。你确是追随那洛神而去了。

“生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归去来兮。四十一岁的生途,短如一烛,一昼,然而瞬息间映亮千载时空。

不作君王又如何?小人营营,众口铄金又如何?是非成败转头空,贵贱荣辱化粪土。词采华章,文字烈焰,却与万古江河同流长。

你之后,鱼山将为你而永存时光之中。

旷古的时光中,跨过川野来贴近你的人,还会源源不断地来着。我也是这朝圣路上的一个,来靠近你,触摸你,痴妄着在这颗桀亮的星辰下,分得一缕幽明光亮。

    

作者: 微紫,山东省作协会员,现居聊城

东阿新闻网:/wenxue/20140306/1396.html
下一篇:东阿风韵
中共东阿县委宣传部主办 2007-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电话:0635-3289115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