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曹植文学奖专栏

雅静东阿

发布日期:2014-01-07 15:32:22      来源:东阿新闻网      点击:      
                 

冬去春来,风柔叶萌,千年小城的树儿伸展开沉睡了一冬的枝叶,随风起舞护送着低语悠步慢行归家的东阿人。

东阿的雅是积淀下来的。从2400年前春秋战国的烽火一路烧到隋唐金明清,东阿古城安然的随火同行,任时光荏苒平静如水。这块土地没有经历恶风暴雨侵袭,没有战场硝烟弥漫,在世事混乱中矜持镇定在你争我夺中蛰伏保身,总是一个奇迹。

东阿是温润的,缺了北方特有的燥气;东阿是柔软的,腥风血雨虽壮烈总有苦痛的无奈和凄楚。东阿的宁静是睿智赢得的幸运;试想,2400年的平安岂是烧香、读经、祈祷能得来的?

东阿人是聪明的,远离纷扰,不谙世事。低调有时是保全身家最明智之举。东阿的水养人也静心。那份雅是东阿水百炼精洗了的,因而这份土地宽心凝神,滋育富饶。东阿的男人大多英俊魁梧,缺了一分程咬金的莽撞多了几分书生意气;这里的女人大多浓情低语,相夫教子,因而邻里和睦乡风正气。

东阿人崇尚书画,风雅娴静。洛神湖畔“阳光楼”内书画满堂,文人墨宝、百姓手笔相安扶墙;每个周末东阿广场展览馆内幼老奇观,寻常百姓都能指点那字画一二。

文化路一家社区副食店,店内狭窄,先入眼帘的不是吃喝用品而是迎门墙上一幅挥洒自如的草体毛泽东先生的《沁园春·雪》,不用惊奇,你可以买瓶可乐和老板聊聊这字也可以聊聊雪碧混入消毒液的新闻,没有什么不可以,生活和艺术在东阿寻常人家如同每日不可缺少的玉米粥和小咸菜。

东阿蔚为风行的笔墨文化可见一斑。

千年经典提炼,除了阿胶,东阿人将德行百炼成金,将浮躁随风烟灰。

东阿的雅大约还有一分是才子遗风所致。曹植是东阿的,因为生因为死;东阿是曹植的,因为死因为生。曹植终是睡在鱼山西麓黄河脚下。观泰山日出人亦趋之,那份壮观过目回忆一生;殊不知黄河岸边夕阳西下巍巍美灿:一轮红日在起伏蜿蜒的黄河水涛中徐徐落幕,那片红染得河水如血,波涛似鳞。黄河夕阳伴着曹植在东阿度过颇为逍遥的把酒问月的人生最为平静的一段时光。

曹植终是有福的,东阿人大多曾在“鱼山西麓斜阳老,胶水东阿衰草荒”的曹植墓前凭吊过这位福薄的千古才子。石碑肃穆,香烟渺渺,供台上饺子新陈交替,是当地的村民为求庇护的虔诚。试问有谁,千年留名,从肉身到神话?东阿人默默守候着他的苦,他的悲,星落陨石收纳起锐气,羊茂平台展读着他的才华。东阿用沉静成就了落魄才子的雅。那份雅便是曹植与东阿人共享了的。

东阿的雅与静是一体的。清晨的东阿,极安静。偌大的文化广场舞蹈武术健身操与各种球类依序分场,无论哪种运动都只听音乐渺渺;夏风习习拂面,常有摄影爱好者一脸幸福的笑容。

东阿武者大观隐隐,门派众多。最为代表的是“好拳不打铜城”的看家拳二郎拳。而柔似水强似刚的太极爱好者更是随处可见,瘦湖东侧陈氏太极追随者多时过百少时寥寥,但有一位头发花白、年逾花甲的白衫老人春夏秋冬从不缺席,那份安然自得的坚持实在了得。

东阿人习武不仅强身健体,安襄助人的好事比比皆是。不消说倒地的老人有人扶,拨打120110的许多都是出手相助的路人。昨日清晨,一位老太掉了一小袋葱,后面喊她的多过5个人,一位学生模样背着羽毛球拍的女孩跑着拾起来送过去;无论世事如何变化,路不拾遗的古风在这里依然绵绵盛行。晨练时如果扭到脚,大可不必害怕,在那些打马弓步的老者中随便寻一位,都能瞬间让你恢复,可以言谢,不必多礼。东阿人淳朴的民风和武术素养都在举手抬足间。

东阿静中有闹,静是东阿独有的,那闹却是鸟儿特享的专利。清晨的厨房窗外,喜鹊鸣叫,有胆大的站在窗台上看主妇锅碗瓢勺忙的不亦乐乎,一双眼睛似有讽刺:做人的繁杂和无奈;鹊儿却是清爽的,梧桐树上,草丛里紧要的不过是一只虫子或一汪露水。

东阿是著名的喜鹊之乡。有了这个封号,那长尾巴的鸟儿都是不惧人的超级自信,草丛里踱步安然,树枝上相视对唱。随便哪个办公住宅小区草坪上悠闲自得散步的喜鹊都主人般;麻雀也是饶了便宜的兴奋,吱吱喳喳争嘴相斗得坦然;一个不留神,便两厢对唱起来,早晨想睡个懒觉的人儿都只能无奈的爬起来当听众。东阿的鸟与人儿共享蓝天白云和清新的空气,却是人鸟相悦的和谐。

不止鸟多,东阿大多人家窗上养着只壁虎,有心的住户知道哪只是自家的,尾巴尖少了一截或头上有个小点都是熟了的记号。晚餐时分,壁虎和人都饿了,隔窗开餐,有时看不到窗外的壁虎人便觉得少了什么,会起身寻它几遍。

每日三餐忙碌的主妇们听着鸟鸣闻着花香,空闲时偷出几分野眼看看窗外梧桐花盛开抑或杨絮随风的轻曼也是别有一番意境。

除了鸟和壁虎,清晨洗耳的便是远处洛神湖湖心岛传来的那一声声的戏腔。东阿票友那一声声高亢洪亮的嗓音被各路风筝载到高空洒遍洛神湖周边的角角落落,合着这腔调的是二胡不徐不疾的缥缈。戏曲之乡是过了的名气,东阿的杂技却是一顶一的高超,2012年元宵晚会东阿杂技团参演的《团圆饭》将东阿盛开的这朵杂技奇葩得以家喻户晓。

有了这些荣耀的东阿人依旧在鸟语花香的绿树丛中平平静静的过着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白天忙碌了一天,夜晚的东阿广场、喜鹊广场、齐福园广场、政府广场便成为休闲的好去处。小小的东阿城,街角广场随处可见,绿色满城;即便暑气炎炎,有了洛神湖这个天然空调,也是满城凉爽宜人。

东阿广场文化从高雅的国标到悦目的现代舞、街舞,传统的戏曲与流行歌曲交融在一起,如水乳般和谐。

昨晚散步,透过树影与半人高的冬青看到无数的手举着,除了音乐却没有一点嘈杂的声音,移到近处却是吃了一惊:几百人的队伍绕行花坛,在做一种舞美健身操,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动作整齐划一,但听脚步轻移,竟是没有一点另外的异音。颇为壮观,颇为惊叹。

朦胧灯下,走在洛神湖观光路上,耳边是鱼儿跃起的水花,鼻尖是青青的草香。抚到发梢的是女贞子或玉兰树的枝叶。驻足挑目,药王庙如同流动的画卷漂浮在药王山上;而那城墙,竟是竹雕般的合着流水和丛林相依;17孔桥灯光璀璨倒影湖中,湖光山影融为一体。

何须出行旅游,聪慧的东阿人自己居住的家园就是美轮美奂的靓丽风景。

漫步在曙光街,百年古槐凝着洛神湖水,身上飘满重重红布条,那布条有些年份已久,淡的褪去颜色,却还在固执的随风飘动。每一条布条都藏着一个重重的心事,一个存心已久的祈愿。风雨中,古槐承载着这些秘密,只是更深的将它们深藏到脚下的土地。

在这颗树下你尽可以去猜想每一个布条里的故事。毕竟,数百年的时间,古槐已收纳了人间无数离奇的故事。

静谧的淡月伴着湖水拍岸声声,一个念头划过我的脑际:千年前的今天,这弯朦月下,曹植是否曾孤单于此,思念鄄氏,祈愿今生来世的情缘,挥泪洒出绝世佳作《洛神赋》?

作者:马淑敏,山东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职工

东阿新闻网:/wenxue/20140306/1398.html
上一篇:东阿风韵
下一篇:绿色东阿五记
中共东阿县委宣传部主办 2007-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电话:0635-3289115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