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曹植文学奖专栏

绿色东阿五记

发布日期:2014-01-07 15:31:53      来源:东阿新闻网      点击:      
 

乘车从济南到平阴,再从平阴黄河大桥上过去,就驶入了东阿。

几十年前,我从1岁至13岁,曾在与东阿一河之隔的平阴住过12年,其间的3-4岁(19541955年)还在平阴的东阿镇住过一年。那时,我父亲在平阴邮电局工作。但我却一直没到东阿来过。1984年,我在初创的《山东工人报》当文艺副刊编辑时,还编发过聊城的一位作家写山东省劳动模范、东阿阿胶厂厂长夫妇(我记不清名字了)的报告文学,发了一个整版。这次来东阿主要不是看东阿的阿胶,而是参加国家、省林业部门和东阿县委县政府举办的一个关于林业方面的研讨会,来看看东阿的树和东阿的喜鹊。

我很喜欢绿树,也很喜欢喜鹊。

东阿的绿树

车子出了县城,向西走了几里,下了大公路,沿着翠绿的玉米地青纱帐之间的村路走了不多远,就进了一大片茂密的白杨树林子。那些杨树,粗的有三四扎、四五扎,细的有两三扎。树干直直的、高高的,枝叶遮的阳光都射不进来。林中有老汉或大哥、大嫂肩背马扎子在放牧绵羊、山羊。大羊羊羔哞哞的叫声在林中声声回响。树上的知了在声声长鸣。

车子在林海中开了好长一段路,才见到了爬着绿色秧蔓开着金黄色的丝瓜花、吊瓜花的村舍,那些房子就像绿海中的岛屿,而村舍旁的土鸡、绵羊、白鸭,就像海中的鱼和螃蟹。

路边的林荫下,有几位老人在悠闲地乘凉。这林海,空气那么清新,含氧量那么高,老人们肯定会长寿的。

林子里有一家木材加工厂,厂内堆了许多锯下来的圆木。林子里的一个场地上,有农工在木架子上晾晒用机器切成薄片的木板,那是做三合板、五合板的半成品原料。

当地朋友说,这些年来县里重视植树造林,东阿是全国绿化先进单位。植树造林改善了生态环境,也让农民增加了收入。

林海,生长着绿色的生命,生长着农民的存折,农民的银行,农民的彩电,农民的冰箱,农民的汽车,农民的新房。林海,生长着新一代的东阿人,生长着东阿人的理想和希望。如果我会作曲,我真想写一首《蓝色的多瑙河》那样的《绿海畅想曲》,让那优美的旋律,在林子里久久地回荡。

沉沙池边

高高的堤坝下边,是一大片长满蒿草、芦苇、蒲子的泥地。这就是沉沙池。

引黄济津的源头就在这里。每年,黄河水流经此地,把泥沙沉淀下来,将清水千里迢迢送到天津。前些年,泥沙越积越多,越积越高,吞噬了农民赖以生存的良田,扬起了漫漫尘沙。有一位身材魁梧的东阿大汉也是山东大汉县林业局长杜吉利,带领部下来到这里,和乡亲们栽下了一棵棵树苗。不出几年,树苗长高了,长大了,成了林子。树的根把泥沙固住了。乡亲们还在堤坝上种了棉花、芝麻、棒子,就吸沉沙池里的积水浇灌。沉沙地畔立起了一片片绿色的屏障。

眼下,棉花长得茂盛茁壮,开出了一朵朵浅黄色的花,芝麻则开出了一串串白色的花。

黄河大堤

九曲十八弯的黄河从青藏高原的三江源来到这里,仅有158年的历史。那是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从河南兰考的铜瓦厢决口,夺大清河(古济水),顺流而下。

这里的黄河大堤又宽又高。眼前的黄河,河床很宽,河水既不汹涌,也不澎湃。但我知道,黄河洪峰下来时,那种浩浩荡荡,那种狂涛拍岸。

汉高祖刘邦曾作诗曰“大风起兮云飞扬”。黄河岸边,过去是大风起兮天地黄。那不仅仅是风沙弥漫,而且是遮天蔽日惊心动魄了。我对北京来的一位朋友说,我的家也在黄河岸边,在东阿下游100多里的地方。那是山东的省会城市济南。

沿黄河大堤前行,我很惊异那堤内的杨树、柳树怎么长得那么直,那么高,足有十几米,四五层楼高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直这么高的柳树呢。而堤外,杨树、柳树更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就是这些树的枝叶让风减少了速度。就是这些树长长的密密的根,固住了泥沙。这就是过去人们讲的事在人为,人定胜天。世界上的事,只要你去做,就有可能成功。沙漠会变成绿洲,戈壁会变成良田。东阿人用勤劳的双手晶莹的汗水营造出了一个绿色世界,为子孙后代造了福。东阿人功德无量,东阿县林业局功德无量。这也就是老百姓说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吧。

我曾走过不少的名山大川,如泰山、蒙山、峨眉山、乐山、庐山、井冈山、鸣沙山、黄果树瀑布,写过不少关于山、关于树、关于花的散文,也写过关于喜鹊、灰喜鹊、麻雀、鸽子、知了的散文。我非常喜欢大自然里各种各样的植物,各种各样的精灵。但在这茫茫苍苍的林海之中,我觉得自己写的还是太少了。我真想在这林子里住下来,跟喜鹊、野兔们过上几天。我就是属兔子的。

在曹植墓前

久闻才高八斗、七步成诗、才华横溢的东阿王曹植葬在鱼山。今一见鱼山,山虽不高,却灵秀非凡。墓室背靠山坡,与山相连。墓的上方和左侧右侧,生长着当地一种叫土桃子的树。此树的果子上长出几枚鲜红的花棒棒,极其鲜艳。鱼山虽只有几十米高,却真是有仙则名。

作为建安文学的代表人物,曹植只活了41岁,实在是太可惜。但他留下的《洛神赋》、《白马篇》等佳作,至今仍熠熠生辉。历史上的大才子绝对是天生的。王士祯说汉魏以来二千年间诗家堪称“仙才”者,曹植、李白、苏轼三人耳。前些日子,有报道说河南人创作了一个大型舞剧《洛神》,那真是一个极美的创意呢。

解说员女孩说,曹植当年游鱼山时偶尔听到了云中的天籁,美妙绝伦,意境深远,由此产生灵感创作了佛教音乐《梵呗》。我问女孩可有曲谱流传下来?女孩说没有。那实在是太遗憾了。曹植的名字中就有一个“植树”的“植”字。而今,40多万东阿人都是植树的能手。这是一种历史的巧合,还是一种历史的传承呢?
   
我想,当夜深人静之时,美丽的洛神从洛水启程,沿黄河东下,来到鱼山,俯瞰东阿大地时,定会在曹植墓前翩翩起舞吧!

喜鹊飞翔

当地朋友说,东阿有20多万只喜鹊,被国家评为中国喜鹊之乡。除了喜鹊,还有120多种鸟儿。在参观时,我在河边上、林子边上只看到了几只飞翔的觅食的喜鹊。那么多的喜鹊都上哪儿去了呢?当地朋友说,这个季节,喜鹊们都分散到林子里的树上觅食去了。树大叶密,挡住了它们的身影。如到了冬季,树叶落了,你会看到枝条上有数不清的喜鹊。
   
喜鹊,圆圆的黑脑袋,长长的黑尾巴,只有肚子上的毛是白的,翅膀两边各有一道白羽。喜鹊的叫声很好听。农家娶媳妇、生娃娃,农家的儿女考上了大学,升了官,农家挣了钱、发了财,都会听到它那喳喳的报喜声。喜鹊不是候鸟,它不迁徙,就在当地筑巢安家,生儿育女。
   
我这个年轻时跳过舞蹈至今每天早上练功的人,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东阿人能不能编一个《喜鹊舞》呢?编创一个水平较高的《喜鹊舞》,挑选几十个男孩女孩来演,再加以不断地修改与完善。不只演给东阿人看,也演给来宾客人看。使之成为一个永久性的经典的传统保留节目,也成为一个代表东阿形象的保留节目。还可以编一个比较简单也易于普及的大型团体操《喜鹊舞》,由中小学生来排练,在县里举行大型庆典活动时演出。我可为之出谋划策。

作者:有令峻,19513月生于济南,祖籍青州。山东省作家协会创作室原副主任、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东阿新闻网:/wenxue/20140306/1399.html
上一篇:雅静东阿
中共东阿县委宣传部主办 2007-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电话:0635-3289115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